王希季:白族青年的“工业救国”梦

 新闻资讯     |      2019-08-06 10:11

人物 专题将介绍一批不忘初心使命、奋战在中华民族复兴伟大征程上的各民族英才,记录他们炽热崇高的爱国情怀、创新进取的时代精神,展示他们在各自领域对社会发展进步所作的突出贡献和产生的积极影响,带领读者走近他们虽平凡质朴却蕴含人间真善美的灿烂人生。

提起 两弹一星 ,人们第一时间想到的是钱学森、邓稼先、钱三强等科学家。1999年,78岁的凯发官网k8.com王希季被授予 两弹一星 功勋奖章,人们才逐渐认识了这位中国航天事业的 幕后英雄 :将中国第一枚探空火箭发射上天,提出了 长征一号 运载火箭的技术方案,研制出我国第一颗返回式卫星

▲ 两弹一星 元勋、中科院院士王希季

白族青年的 工业救国 梦

在抗战中组建的西南联大不仅有着雄厚的师资,而且有着爱国报国的优良传统。那首铿锵的校歌《满江红》中所唱的 千秋耻,终当雪 ,深深镌刻在王希季的心里。

在积贫积弱的中国,现代科学技术人才是稀缺资源。一个 工业救国 的梦想在王希季心里萌芽。他想成为一名电力工程师,为家乡云南建设一家相当规模的发电厂。

我是在军阀间相互打仗,国家被蚕食、被分治的状态下长大的,有生以来首次看到真为老百姓服务的军队和祖国大陆的统一,我为此而欢呼,决心回国参加新中国的建设。 半个世纪之后,王希季回忆起当初选择回国的动机时,充满感触地说。

1950年3月,一个阳光明媚、海风拂面的上午,王希季和几十名中国留学生围在华罗庚教授的周围,畅想回国之后如何建设一个强大富饶的中国。说到兴奋之处,学子们抑制不住激扬的心情,放声歌唱: 黄河之滨,集合着一群中华民族优秀的子孙

王希季回国之后,先后在大连工学院、上海交通大学、上海科技大学等高校任教。

年幼时,王希季除了喜爱踢足球和游泳外,最爱看云南天上变幻无穷的蓝天白云、皎洁的明月和神秘的星空,还忍不住浮想联翩。没想到,这种幻想后来变成他一生要努力追求的事业。

当时,王希季担任上海交通大学工程力学系副主任,工作任务很重;此外,他正计划赴德交流两年,科研项目也正是要出成果的时候。要接受这个新任务,他着实有些为难。但在国家发展与个人前途面前,他果断选择了前者。

坐地日行八万里,巡天遥看一千河 。对于 天 ,___曾经有过这样浪漫的描述。1957年、1958年,苏联和美国相继将卫星送入太空。面对茫茫宇宙,1958年5月,___向全国科技工作者发出进军的号令: 我们也要搞人造卫星!

从此,王希季过起了 神秘人 的生活,妻子、儿女都不知道他在从事什么工作。直到 文革 贴出来___,儿女们才知道父亲工作单位的名称。

王希季率领着一支平均年龄21岁的年轻团队,开始了艰难创业。缺乏技术,他找来资料自己先学,再给年轻人讲课,自嘲为 现学现卖 ;经费不足,将火箭发动机推进剂供应系统的试验设备安装在厕所隔出来的小天井里,把日本人遗弃的废碉堡改造成了试车台;用电动和手摇计算器进行计算弹道,算一条就要45天,计算纸摞得半人高。

这枚完全由中国人研制的火箭,发射条件却是意想不到的简陋:控制火箭头体分离的定时装置,是用一个7元的闹钟改装的;火箭点火装置是用手电筒的灯丝裹上硝化棉制成的;没有吊车,就用辘轳绞车把火箭吊上发射架;没有燃料加压设备,就用自行车的打气筒加压;没有自动的遥测定向天线,靠几个人用手转动天线跟踪火箭

不断攀登航天事业的新高峰

1965年,在 两弹 建设基本完成之后,发射我国第一颗人造卫星的任务被提上议事日程。上海机电设计院承担卫星运载火箭总体任务,由上海迁至北京,正式改名为七机部第八设计院。王希季被任命为该院总工程师。

这样的历史机遇对于王希季来说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他曾经动情地说: 作为一个专家,我不否认个人的天赋和勤奋,但是,如果党、国家和人民不交给我这些任务,我怎么可能去研制?如果不给我这些环境和条件,又怎么会出现我这样一个人呢?

王希季查阅了资料后,创造性地提出一个以中程液体推进剂导弹为第一级和第二级,研制一个固体推进剂火箭作为第三级的运载火箭方案。这一方案就是后来的 长征一号 。

1967年, 长征一号 的研制工作初样阶段即将结束时,按照国防科工委要求, 长征一号 总体任务移交给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负责。王希季再次无条件服从组织安排。两年后, 长征一号 成功地把 东方红一号 送入太空,使我国成为世界上第5个独立研制和发射卫星的国家。

在攀登航天高峰的道路上,王希季的脚步从未停歇。1975年,他研制的我国第一个返回式卫星发射成功,使我国成为继美国、苏联之后,世界上第三个掌握卫星返回技术的国家。欧洲人敬佩地说: 中国的航天技术有两件事了不起,一件是独立自主研制出氢氧发动机,另一件是独立自主研制出返回式卫星。

上世纪80年代,我国先后成功发射8颗返回式卫星,其中有6 颗是王希季负责研制的。由于他在 东方红一号 卫星和返回式卫星研制中的突出贡献,王希季两次荣获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和一次一等奖。但他却认为,功劳应该归于那些不计个人得失、跟着他加班加点的技术人员和工人师傅。

人类征服太空的目的是什么?随着对太空的了解不断深入,王希季开始认真思索这个问题。

王希季将目光投向了应用卫星和太空资源的利用和开发。

然而,当时距离返回式卫星确定的出厂日期只有半年时间,如果要增加微重力搭载实验项目,将要冒非常大的风险。砷化镓的晶体加工炉炉内温度高达1200摄氏度,无异于给卫星装入了一枚 炸弹 。

在这两难情境之下,面对各种不同意见,王希季果断拍板: 国内国外一起上!

在忙碌了6个月之后,我国第9颗返回式卫星如期发射升空,经过5天的轨道运行,舱体安全返回,所搭载的中法两国微重力实验均获成功!

如今,我国已陆续在返回式卫星上进行了上千项科学实验和技术试验搭载项目,在材料加工、微生物培养、动物繁殖、植物育种及流体科学研究等方面,都取得了极有价值的成果。

王希季晚年一直倡导把太空作为国家疆域的一部分来看待。他常说: 天,中国人是有份的。在太空这个世界各国争夺的新领域,中国不仅要有一席之地,更要扩大到一片之地。

王希季的家,就在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的家属楼。90多岁高龄,人们还能常常见到老人去办公室上班。记者曾经采访他,题目就叫《两弹一星功勋获得者王希季94岁仍是 创客 》。

王希季自己也说: 我的脑袋里,经常想的是这个事情应该怎么做,怎样做得更好。一个事情做好了,我感到很高兴;做得不好,就赶紧找原因。我觉得这样的生活也挺有乐趣。

60载航天生涯,王希季担任过很多职务:所长、副院长、科技委主任,但王希季说: 我只适合搞技术,不适合 当官 。 他的老同事、老部下也一直以 王总 称呼他。

比王希季小10岁的中科院院士、返回式卫星专家林华宝,称王希季是自己 事业上的引路人 。王希季很早就相中了聪明好学、踏实肯干的林华宝,经常有意识地交付他一些重要的任务,并且精心加以点拨和培养。两人一起共事40多年,林华宝觉得是一件特别 幸福 的事。

情牵故土,为民族地区发展出谋划策

1980年,王希季因工作需要来到昆明市嵩明县基地,这是他自新中国成立以来首次回乡。看到彝族乡村的贫困面貌,他深感痛心。他问自己: 当年要为红土地建设大发电厂的初衷早已彻底落空,卫星能不能用来改善农民群众的生活呢?

耄耋之年,王希季依然没有忘记建发电厂解决民族地区能源的初心。2009年,88岁的王希季与3位院士联名写信,建议在地球同步轨道上研发百万千瓦级的空间电站,以解决能源和环境问题。

在当时,人们对污染还没有任何概念,认为王希季只是杞人忧天。直到21世纪以来洱海几次爆发蓝藻污染,人们才意识到,王希季的警示具有很强的前瞻性。